• 美国人的腐败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美国最大的腐败就是将腐败合法化。政府官员发家致富主要有两条途径:一是政府官员在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几进几出。在政府内他们是积累经验,建立关系,然后就下海去赚钱,几年后再上岸,过几年再下海,如此下海、上岸,再下海,直至灭亡。反托拉斯诉讼中打败微软的英雄很快就要离开政府另有高就了。现在他的去向尚不明确,但是有一点业内人都相信,就是此兄赚钱不成问题,而且此兄也并非是始作俑者。罗斯福总统手下的反托拉斯法干将也没在政府干一辈子。辞职后在华盛顿办了家很红火的律师事务所,日进斗金,其乐融融。

      

      不是律师也不要紧,也可以赚钱,可以办咨询公司,凭借脸熟,为人疏通关系,穿针引线,铺桥搭路。基辛格从政府下来后就办了家咨询公司,火的不得了,而且是生意做到了国外。基辛格在民间组团,访问其他国家,金融寡头都愿意出巨资参加,因为可以见到外国领导人啊。退下来后也有被大公司网罗去当老总的。前国防部长切尼就是一位。既然退休后有钱可赚,大家在位上的时候自然就不会火中取栗、以身试法。

      

      第二条生财之道是夫妻党。比如,克林顿在阿肯萨当州长的时候,他太太就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业务自然是“不尽长河滚滚来”。但这种情况较少。倒不是有什么法律限制,因为这种事法律很难限制,你总不能禁止政府官员的配偶当律师。不过,一家出一个强人都难,夫妻双双都要出人头地那就实在太难。

      

      美国官员的主要的问题是多吃、多占,其中又以多占为盛。吃对西方人来说也是一种享受,但食物并无特殊的地方,所以想在这方面搞腐败也难——不像中国,一个汤可以熬个七七四十九小时,而且可以吃各种飞禽走兽、奇花异草。美国官员的腐败主要是多占。度假是西方人的一大消费,大小官员在这方面假公济私的不少。布什、肯尼迪都是世家子弟,自己就有几处豪宅,度假经常是回自己的地方。但克林顿、尼克松都是苦孩子,没有这么大的家业,所以度假经常要去朋友家,或是借用朋友的宝地。总统贪图小便宜,下面的人也跟着沾光。

      

      想当总统的人需要有一批死士为其四处奔走,效犬马之劳。主公上台后自然是要论功行赏,按插到各个部门任职。总统出访时还不忘记这批小兄弟,组团时都把他们安排进去。还有更明目张胆的,美国的许多大使职位都可以供总统送人情用,而且已经司空见惯,大家见怪不怪。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之处。罗斯福竞选总统,肯尼迪的父亲帮了大忙,所以弄了个美国驻英国大使当当,在国外也风光一下。

      

      个人行贿受贿并不是美国的大问题,但有时也会发生。里根的国家安全顾问助理艾伦就因此接受过调查,因为他收过两块手表的礼物,每块手表价值为270美元。美国官员中很少有受贿上百万美元或是上千万美元的巨贪。美国历史上职位最高的贪官是副总统安基诺(总统是尼克松)。安基诺被控涉嫌讹诈、受贿与偷税。但他最后仅承认一项漏税,而且金额不高,只是所得税少填了29500美元,法官判罚款一万美元,三年徒刑,缓期执行。也算是不了了之。美国高官如有违法行为,一般也就是辞职了事。主要有两个原因:第一,高官身边都是律师。总统就有一个律师班子在为他服务。律师不仅可以帮助总统出谋划策,而且可以起到一道缓冲屏障的作用。比如,富人和要员的税表一般都由律师代填。当事人即便有偷税漏税的,似乎也还是像是好人干坏事。第二,贪官大多以辞职了事,因为美国对白领犯罪判的本来就较轻。

      

      美国的司法部是一个权力很大的部门,集中国的检察院和中纪委的权力于一身。司法部长可以立案调查联邦政府的官员,甚至是调查总统。最后也由司法部决定是否起诉,而且一经立案,司法部长也无法左右他们。克林顿就是被司法部指派的检察官弄得焦头烂额。反贪工作很难拿到证据,因为美国涉及刑法的法律程序旨在保护个人,好人可以利用,坏人就更可以利用。专案组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取证难。所以他们通常是是从税收上打开突破口。美国贪官事败大多是偷税漏税。

      

      “软钱”才是美国全国上下所关心的腐败问题。从政就是要当官并且保住职位,而这些在美国都少不了钱。按照美国的法律,给个人的政治捐款不能超过1000美元,而给政党的捐款则没有限制。给政党的捐款就是所谓的“软钱”。政客们通常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拉赞助。

      

      拿了钱的政客就会巧妙地运作,让政府在制定宏观上倾斜某些行业的政策或法律。有的时候回报也并不一定要有实际内容,只要党和国家领导人给他们一些荣誉就可以。在美国,党是虚的,所以主要是国家领导人给面子。克林顿在好莱坞有许多好朋友,每次去化缘都能带回来很多很多的钱。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。比如,好莱坞朋友们来华盛顿都要去白宫看望他们的好兄弟克林顿。克林顿会很热情地招待他们,还要请他们在白宫的客房林肯卧室留宿。有一种说法,白宫简直成了好莱坞明星的专有旅馆。

      

      政客也有在个案上照顾“朋友”的。但一切都做的很隐蔽,不露痕迹,很像是“春雨润物细无声”。比如,杜勒斯没当上国务卿之前是纽约一家大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。该所的一家客户原本是美国政府反托拉斯诉讼的对象,但杜勒斯当上国务卿之后此案便不了了之,其中个旧很难说的清楚。

      

      大公司和大资本家不用赤膊上阵。他们完全可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很漂亮地把事情搞定。而且律师也会帮助他们把事情做的很漂亮。否则的话,要这么多律师何用?大公司和有钱人捐款后获得好处之一是少交税。如果公司做出错误决策,可以向政府求援。如果是欠债,想要延期偿还,政府会恩准。如果他们想得到什么豁免,政府也会考虑。

      

      资本家为政客输血有两条途径:一是政治捐款;二是请基辛格这样的前政府官员院外游说。美国有一种说法,如果你两者都做,就可以呼风唤雨,要风得风,求雨得雨。如果做其中一项,那你到华盛顿办事,也会受到政客的善待。

      

      美国政客要当官得分两步走。首先,他们要获得有钱人、大公司和势力集团的支持。有了钱他们才能去招兵买马。打广告。然后再去取悦于选民。政客屈从于金钱当然不好,但有百害而有一利,那就是每逢大选,政客们就要向有钱人低头,向人民低头。




    这是万博体育世界杯,万博亚洲体育,万博体育世界杯官网万博体育世界杯,万博亚洲体育,万博体育世界杯官网水淼·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8-11-05 13:27:35)

    上一篇:雪花般的庄子飘落大地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